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回旋镖一个个扎回来,“机关算尽”的欧阳娜娜,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2023-05-11 00:20:03 1094

摘要:昔日万众瞩目的体坛偶像李宁,在退役后创办李宁服装,如今,李宁已经是国产服装行业绝对的明星品牌、头部企业。“艺人的尽头是商人”。李宁之后,有太多明星都想步他的后尘。可惜,成功者寥寥,挨骂者却多如过江之鲫。看他们“磨刀霍霍向牛羊”的态度,就知道...

昔日万众瞩目的体坛偶像李宁,在退役后创办李宁服装,如今,李宁已经是国产服装行业绝对的明星品牌、头部企业。

“艺人的尽头是商人”。李宁之后,有太多明星都想步他的后尘。

可惜,成功者寥寥,挨骂者却多如过江之鲫。

看他们“磨刀霍霍向牛羊”的态度,就知道这些明星潮牌不是踏踏实实做服装、做品牌,而是来“割韭菜”的。

他们明明可以直接上手去抢,但还是碍于脸面和体面,特意给大家画了个品牌的大饼。

对于这样的明星,大家肯定不会惯着他们,但凡被网友揪住,路人缘肯定是崩盘无疑了。

其中崩得最厉害的,除了最近被骂上风口浪尖,急了眼反怼网友“键盘侠”的鹿晗,还有一个,就是欧阳娜娜,她的口碑崩盘也是全方位的。

欧阳娜娜身上有许多对立面。

说她是明星,其实更像网红,日常是拍照、拍vlog、分享穿搭。

她是“红”的,但全网又没多少个活粉,人气与知名度十分割裂。

她青春无敌,人设是甜美、可人、受欢迎,但口碑又因割韭菜、看人下菜碟等一系列事情跌落谷底。

而这些所有的一切归纳到一起,又达成了一致的步调:算计粉丝、算计流量、算计同行。

机关算尽终将付出代价,回旋镖一个个扎回来,她也露出了“真面目”。在观众看来,欧阳娜娜的路人缘一败涂地,就再正常不过了。

割粉丝的韭菜,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最为人诟病的,是她“割韭菜”上头,算计观众口袋里的仨瓜俩枣,且不止一次。

2022年11月,欧阳娜娜的个人品牌Nabi上线。

售价近千的浴袍、近千的睡衣、388一条的围巾、438一件的卫衣、388一只的玩偶、168一双的袜子、148一个的眼罩。

轻奢价位,有与它匹配的设计和质量吗?

有服装行业的从业者指出,Nabi品牌售卖的浴袍,用料里有86%属于价格低廉的涤纶,成本价在65元一件。

每卖出一件浴袍,欧阳娜娜小姐含泪血赚923元。

质量配不上价格,难道,卖的是设计?

几乎所有产品都上下全白,浴袍全白、睡衣全白,和酒店里提供的免费浴袍别无二致。

唯一能称得上是设计的,可能是绣上的品牌logo。

这个连字体都算不上别出心裁的logo,就是欧阳娜娜自称三年磨一剑的结果。

感动,泪目,她明明可以直接抢,但还是顾忌于体面,特意给你做了个品牌。

因为设计过于“极简风”,定价过于离谱,有网友玩梗,在水杯上写“nabi”,在纸巾上写“nabi”,在口罩上写“nabi”。

落笔,即是欧阳娜娜独家设计的诞生,二手网站上一放,定价999,不包邮。

她以体面之姿,行割韭菜之举的事情,远不止这么一件。

2022年9月,推出个人潮牌前的两个月,欧阳娜娜置办了自己的音乐艺术展,票价42元。

艺术吗?

不见得,更像是网络流行审美荟萃。

“我在三里屯很想你”、“想你的风还是吹到了这里”……

这些土味情话路牌,不就是一度风靡朋友圈,又被叫停被拆除的“浪漫路牌”?

所谓的艺术装置,是少女风床铺、蒸汽波灯牌、复古娃娃机、复古唱片……

很眼熟,这不就是网红自拍馆、网红打卡圣地?

“ins风”、“涩谷风”、“原宿风”、“纯欲风”……

这一个个网络流行审美风格,因大明星欧阳娜娜升咖,摇身一变,也可以叫做艺术了。

2021年8月,欧阳娜娜还曾办过一场线上演唱票,美其名曰“回馈粉丝”,但入场券需要6元。

算计流量,挖空心思营销炒作

相比于个人潮牌、艺术展,这种割韭菜之举,在立人设、营销炒作这些事情上,欧阳娜娜和她的团队明显要上心得多。

至少,做这种事情尚需要她亲力亲为。

但不变的,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

“每个女孩都想活成欧阳娜娜”,堪称互联网明星营销失败案例之一。

无论是其狗皮膏药本质,还是其中透露出的价值观,无一不槽点满满。

把这个营销标语拆解开,女孩们为什么要以欧阳娜娜为理想人生标准?

因为她“出生就是小公主”、“有貌有才”、“受人欢迎”。

“出身就是小公主”这一条,依据是:“爸爸欧阳龙曾是男演员,当过节目制作人,现在横跨政商两界;妈妈傅娟是资深艺人;姑姑欧阳菲菲曾经更是与邓丽君齐名的一线歌星。”

除此之外,还有“林青霞从小看着她长大”,“家住令陈汉典艳羡的台北豪宅”、“姑父是日本贵公子”……

她穿衣自由,有数不尽的奢侈品,穿不完的匡威,探不完的高档餐厅。日常就是拍拍拍、买买买。

不仅出身好,还有貌有才。

6岁开始学大提琴,7岁就考入少年交响乐团,成为大提琴首席。

年仅10岁便举办自己的生日演奏会,连办三场巡回独奏会。

13岁时,考入录取门槛相当高的柯蒂斯音乐学院,并获全额奖学金,成为郎朗的校友。

14岁时,身上多了个“女作家”头衔,和妈妈合作出书,全国各地办签售会。

上《天天向上》,“凭气质和才华把豆瓣女神南笙秒成渣”。

《偶像来了》录制半途,跑去开了内地巡回演奏会,成为北京国家大剧院年纪最小的演出者。

更有好人缘、乃至强悍的异性缘,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间极品”。

和刘昊然、陈飞宇互动亲密又美好,他们好像都对她有意思,每拍一部戏,收获一个新CP,号称“男神收割机”。

拍摄《破风》,和三位男主角打成一片,崔始源说要等她六年,彭于晏是她的好朋友、窦骁是她的好哥哥。

王源、陈学冬、房祖名,这一圈男星,都与她交情不浅。

因为异性缘实在好,好得让人艳羡,一些网友忍不住向她取经。

据网友说,也不知道是哪个网友先说的,用她的头像容易脱单。

还有人一本正经分析起她与男明星之间的相处模式,眼神、打扮、小动作、话语……

诸如此类,试图通过模仿她,博取异性的好感。

经由“营销鬼才”杨天真之手,“女孩都想活成欧阳娜娜”的口号,在某一段时间里,的确是成功的。

但日子久了,口号泛滥了,人们就察觉出异常了。

本质,是欧阳娜娜与经纪公司的合谋,试图抹煞一部分女孩们的心智,号召她们进行崇拜。

而崇拜本身又无根无基,毫无内涵,甚至于荒诞。

崇拜她“起点高,出身好”,翻译过来是“家境人脉即一切,努力无意义”。

羡慕她“吃穿用度自由昂贵花销大”,翻译过来是“消费主义”。

崇拜她“和男明星处得好”,翻译过来是“自我价值、人格魅力的证明还得挂靠在‘异性缘‘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上”。

更何况,这个营销本也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比如,她柯蒂斯预科未念完,中途逐梦演艺圈,还以“大提琴艺术家”之名行走江湖的经历本身就遭人非议。

再比如,她与男艺人的相处方式,在网络上本就贬多于褒,甚至绞杀了她的路人缘。

路人缘不佳的明星营销“好人缘”,可信度和可行性不高。

还比如,措辞用“每个女孩都想”,透露着一股滑稽的虚假宣传感。

也不是每个女孩都想。

比如9岁就拿百花奖最佳新人奖的张子枫,14岁拿金马的文淇,就不想成为只会“蚂蚁竞走”和“加油鹿小葵”的欧阳娜娜。

算计同行,“看人下菜碟”修炼到炉火纯青

她要塑造“人见人爱”的人设,也难免把同行当道具使。

同性是炒作闺蜜情的利器。

前脚与宋祖儿用同款手机壳,穿同款衣服,通话两小时,一起直播,亲亲抱抱。

中间还加赠一个林允。

后脚上《向往的生活》,抱怨“在娱乐圈里没有太多好友”,然后在一期节目录制的短暂时间里,迅速和张子枫成为闺蜜。

此后是一样的程序:一起逛街,一起拍照,吃穿用度同款。

往后,闺蜜席又多出一张凳子,上面贴的是“任敏”的名字。

她们牵手走红毯,一起穿公主裙。

她的艺术展开幕,刘昊然、张子枫、李现、春夏、乔欣、汪苏泷、关晓彤、徐梦洁等一众圈内好友前来助阵。

这不朋友挺多的。

那“没有太多圈内朋友”的意思是凡尔赛,还是“其实和他们都不太熟,他们只是我立人设和宣传的工具”?

而长得好看,又拥有众多女粉的男星则是炒CP的利器。

《吐槽大会》上,庞博调侃她说:“每拍一部戏,别的演员负责演戏,她负责宣传。”

确实,每拍一部戏,她便包圆了炒作CP这一活计。

拍《北京爱情故事》和刘昊然炒,拍《秘果》和陈飞宇炒,拍《是!尚先生》和陈学冬炒。

上《潮流合伙人》与范丞丞组CP,上伯克利与王源组CP……

具体的操作方式是肢体接触,以及暧昧的互动。

比如,角色扮演“树袋熊”。

比如,未经许可进对方房间,动对方衣物,以彰显亲密。

比如,可以当作言情小说细节描写素材的小动作。

比如,以宣传为名的暧昧互动。

比如,语焉不详的回应。

比如,工作室点赞炒CP文章。

她在镜头前,她的团队在通稿里,都深谙如何彰显与某一个人的亲密程度:抱抱亲亲贴贴、用同款、叫爸爸、索取安慰……

这些小动作本无伤大雅,但用得多了,就难免致使真诚感流失,滑向“卖弄技巧”、“卖弄心机”,招致“绿茶”骂名。

偶尔也露出马脚,露出把人工具化,看人下菜碟的本质。

推出品牌时,她给人送礼,请别人帮忙推广。

给“豪门阔太”奚梦瑶的是一整套。

给周雨彤的是三件套。

网红出身的林小宅则只有一只玩偶。

给具有带货效力的几十万粉的博主是一整套。

给几千粉博主的则是一条围巾。

送礼物也分三六九等,这个嘲点是抹不掉了。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声名

营销“女孩们都想活成的样子”失败,遭群嘲了,她另行策略,卖起惨来。

《向往的生活》里,她哭诉不开心的事情太多,每晚都睡不着。

她钻进何炅怀里哭,钻进张子枫怀里哭,在场的同辈前辈都停下话题,一起安慰她。

《拜托了冰箱》里,何炅替她的“蚂蚁竞走”名场面开脱,归咎于剪辑、设定和导师,说她背负太多,受了太多委屈。

她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

她哭了,但作为观众,作为一生收入可能仅是她年收万分之一的人群,我们实在没办法共情她。

因为她的哭泣与抱怨里,有太多“得便宜还卖乖”的不适感。

靠着身世进圈,靠着营销出圈,占尽红利,却无一代表作,难道不是“德不配位挤占资源”?

而她本人与团队对人设与营销的迷信,也成为了日渐浮躁的演艺圈的注脚。

技能是拍vlog、拍照、妆容、提供人生理想模板,要真仔细划分工种,她只能归类于“网红”。

但只要她想,她便有拍不完的戏,上不完的综艺。

想进圈赚快钱了,说:“我不希望大提琴是我人生的唯一。”

演技太差被骂了,说:“我拍戏随缘,以后重心还是放在音乐上。”

转头又见她进组,拍起了古偶。

片场是她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都嘲笑她全网无活粉,都嘲笑她业务能力差,演戏唱歌都不行,都嘲笑她只会营销与炒作。

但荒谬的是,她也的确红了。

这难道不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最佳演绎?

她的红,消解了实力与诚恳的重要性,也消解了实力派演员们发展空间。

已经得到的太多的钱与名。

到头来,还要把自己急功近利的后果,归咎于观众不够宽容。

她哭,她抱怨起娱乐圈太难混。

别人把演艺圈称作是“高危职业”,她也好意思来掺和。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声名。

着迷于营销、人设、卖惨、当网红,的确能迅速攫取流量,但消耗的是路人缘与未来的发展空间。

她两条路被堵死。

实力派当不了,没有作品,出道多年的记忆点很多,但令人啼笑皆非:“蚂蚁竞走”、“加油鹿小葵”、“vlog拍得不错一女的”、“专属摄影师崔峻超很会拍”、“娜比富家千金妆”……

当然,不是没有凭借好作品挽回口碑的可能性。

但天赋的不足,需要多大程度的努力弥补?

摒弃浮躁的心性,又需要付诸多少决心?

她真的能做到吗?

当偶像也没人买账,因炒CP被一众男艺人粉丝围剿,一系列割韭菜的行为也早已败尽了路人缘。

多可惜,看似吃尽了青春的红利,实则浪费了大好青春。

路越来越窄,人越来越迷茫。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