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为什么欧阳娜娜忽然从被群嘲变成美得让人有快感了?

2023-05-11 01:39:44 659

摘要:前几天上网冲浪时,发现一个审美博主在问大家,你认为娱乐圈内谁是木讷美人?大概浏览下面的评论之后,得出结论:再这么列举下去,娱乐圈女明星都是木头人啦!(女人不要为难女人呀)比如有人说认为迪丽热巴美则美矣,却无神,完全没高雯时期的灵动。刘诗诗,...

前几天上网冲浪时,发现一个审美博主在问大家,你认为娱乐圈内谁是木讷美人?大概浏览下面的评论之后,得出结论:再这么列举下去,娱乐圈女明星都是木头人啦!

(女人不要为难女人呀)

比如有人说认为迪丽热巴美则美矣,却无神,完全没高雯时期的灵动。

刘诗诗,清秀有余但眼神空洞。

二代奶茶,陈都灵,木气横秋,毫无生气。

氧叔相信,上面的各种评论应该不是黑,是很多女孩出于自己美感经验所输出的观点。关于美和变美不光氧叔就连其他人也不断的讲过很多,那为什么美感经验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嘞?又是什么在左右美感?真正的美感经验又是什么?氧叔想从美另一面,常见的美感误区开讲。正面思考是比较传统的思考模式,很多人在谈论美时也是从正面切入,但不同角度的讨论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首先,在现实生活中最常见的美感误区是—美感与快感混淆。许多人认为美感就是快感,快感就是美感,19世纪的英国学者罗斯金曾经坦白表明过:“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座古希腊女神的雕像比得上一位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一般美。”如果快感就是美感,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的引诱力当然比古希腊女神的雕像强。但是他说的英国女孩的“美”和古希腊女神雕像的“美”的意义是否相同呢?

女神雕像具有神性与权威性,如果将对比的形象换做《红楼梦》中的刘姥姥和英国姑娘,刘姥姥没有什么风姿可邀罗斯金的青眼,比起血肉鲜丽的英国女孩自然不行,但这样的女性形象在艺术上仍有其美。

(最早期的表情包达人)

反之,鲜丽的英国女孩做了一般画匠的模特,或是当了广告模特印在广告牌上,却不一定能引起美感。由此可知美感与平常的快感究竟是两回事。

美感与快感的区别是什么?

1.美感是不沾实用,无所为而为的,平常的快感则是实用要求的满足。比如在我们品尝美食时获得的快感是由于味觉得到满足,这种感受就是实用的,与观赏形象无关。

但有时吃喝也会成为一种艺术具有美感,这二者的区别在于美感不在于吃喝所得的口腹方面的快感,而在当时使人忘却现实而另辟一天地。李白就是用酒来把实际人生的距离推远,酒对他们来说只是制造美感的工具,而不是美感直接由酒食所产生。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在欣赏美人上面,真正的美人,即大众心里不可取代具有时代性的美人,都不是什么五官绝对的完美类。在欣赏她们时,我们总能超脱本能的冲动,只把她当作线纹匀称的形象看,美感的态度不带意志,丝毫不动欲念

反倒那些成为整容模板的美人,满足了大家对于美的所有幻想和欲望需求,在看她们的脸时人是能产生快感的,但在讨论她们是否美时,很多人的态度依然是迟疑。

(韩国最新整容模版)

2.美感是性格的返照,是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往复回流,是被动的也是主动的。我的情趣和物的姿态并不能融为一气,所以说是被动也是主动的,最贴切的一种形容是兰格斐尔的比喻:“美感的态度好比水中行舟”。

很多人认为千禧年间的明星具有真正的美感。一方面是你主动选择了这个人,是主动。另一方面则是她的某个点集中了你,被击中是一种被动。有主动也有被动,美本身就是流动的活力的,是我与“物”的一种交互式体验。

快感则完全不同,快感完全受外来的刺激支配,是单一的被动,是只有在某种需求被满足之后才会产生的感觉。近来欧阳娜娜的热度一路飙升,很多女孩说自己很喜欢娜娜的措辞都是“她的生活真是我最想要的样子”,以及“谁不想成为欧阳娜娜那样的女孩啊?”。那为什么欧阳娜娜忽然从被群嘲变成美得让人有快感了?

从鹿小葵到最想成为的女孩,欧阳娜娜的生活完全满足了大多数人最致命的欲望。青春在、机遇在、女学生+女明星。偶像剧一样的人生设定,可以抱着书坐在树下复习,也能穿着华丽的裙子在闪光灯前耀眼夺目。

她是鹿小葵,蚂蚁已经走了十年时大家是一种反应,她回归女学生+女明星时又是另一番高潮。大多数人的喜恶都单一且被动,易挑逗易刺激,明星的人设也是满足受众快感的产物。

3.美感经验中意识只有一个孤立绝缘的意象,在感受快感时,我们则很明显地感到是在享受快感。这个稍微有点复杂,如果我们在欣赏一幅画时,同时能感受到“我现在很愉快”,注意力就由意象本身转到意象所产生的影响,心中便有两件事。一是正在欣赏的画,一是它使我开心这件事,那么所欣赏的意象就不复孤立绝缘,美感的态度就消失了。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有很多人在这里会疑问为什么非得“孤立绝缘”?好比,我们读一首诗,看一部电影,当时只是心领神会,如鱼得水,无暇其他,后来某一个时刻回想,才觉得那一番经验真的很愉快。

如果我们在欣赏一部电影时,当时就能感受到“我非常的愉快”那么这部电影在很久之后也许我们就再也记不住它的内容。而一些经典电影,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在很久之后我们依然能够回忆起当初看它时内心的悸动,以及它的震撼。

再通俗一些就是,在欣赏的浓度愈大,就愈不觉得自己在欣赏,完全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事后回想时,那番滋味也萦绕在心头。最近有消息说《情书》要翻拍中国版,咱不说结果会咋样,单单说日版的《情书》。

这部电影是氧叔很多年前看的,现在说起来,都还能想象小樽冬天下着大雪,一个女孩出现在雪原,躺在雪上,轻轻的呼气。故事里想要描绘的爱情,就像大雪般,洁白、茫然、深吸一口凉嗖嗖一阵打颤,凌冽又让人清醒。

但当时看时,完全没想那些。不过不管过多久,柏原崇的帅都在脑袋里,就算网上说日本美男子年长后都长残,他也是氧叔心中日本世纪末最后的美男子。

写完啦~当下很流行根据数据推算出美感结果,说某种颜色适合某种人、某种颜色对于某种年龄是最美的、某种线条对于某种人是最丑的。诚然这些数据是有依据,然而很多人忽略了一种颜色音乐线条令人是否愉快是否喜欢,大半由于生理作用。

我们无法否认原始的欲望是文艺创作的一个很大的原动力,对于生理愉快的东西最容易引起美感,然而它本身是否是美的呢?美感与快感不该混为一谈,美是在于全体的整一与和谐,这种全体并不等于部分之和。拿拆开的颜色线性或音调来论定整个物的美,也无异于从斩碎的肢体中寻求活人的生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