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欧阳娜娜:21岁,好像就是应该更拼一点

2023-05-11 01:27:19 48

摘要:“我的手机在哪里?——这句话,我每天大概要问100遍。”欧阳娜娜告诉新周刊记者,在过去的一年里,“找手机”这件事,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的常态:因为工作时不能把手机带在身上,所以每当完成一项工作,她都会化身一台人形复读机、开启寻找手机的漫长之旅...

“我的手机在哪里?——这句话,我每天大概要问100遍。”

欧阳娜娜告诉新周刊记者,在过去的一年里,“找手机”这件事,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的常态:

因为工作时不能把手机带在身上,所以每当完成一项工作,她都会化身一台人形复读机、开启寻找手机的漫长之旅。

每天都要找手机,这也意味着,她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工作。

2021年,21岁的欧阳娜娜,本该在美国波士顿读书,因为疫情重返上海、度过了忙碌而充实的一年:与著名指挥家余隆同台演出、推出首张流行音乐专辑、举办个人跨界艺术展、参与纪实类综艺的录制……

2021年,欧阳娜娜将自己的行程表排得满满当当,平均每个月只有不到2天的休息时间。她深知自己是一个格外幸运的年轻人,有着比别人更多的选择和自由,因此也格外珍惜每一个工作机会:

“目前大多数的工作,都能由我自己来做选择。有时候,我觉得这个年纪好像就是应该要更努力一点、更拼一点,所以我会选择去争取每一个机会、不放弃任何机会。”

音乐人欧阳娜娜

6岁开始学习大提琴、10岁举办首场个人音乐会、13岁考入柯蒂斯音乐学院——打开欧阳娜娜的社交平台主页,个人简介中一定会有“大提琴演奏家”的标签。

这是大部分人对她的初印象,也是她迄今为止一直在坚持的爱好:“现在的工作并不是全都和音乐有关,但每次只要一回到舞台,我都能迅速找回那个沉浸在音乐世界里的自己。”

在2021南京森林音乐会中,欧阳娜娜与知名指挥家余隆、中国爱乐乐团二度同台,为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森林交响曲。

余隆在评价欧阳娜娜的琴技时,称赞她有天然的乐感:“(演奏时)特别释放、松弛,好像把整个宇宙都控制在自己的双手中。”

如果说在欧阳娜娜出生之前,月老就在她和大提琴之间绑了一条红线,那么在公众的眼中,她似乎选择主动解开了这条红线:

15岁时主动从柯蒂斯音乐学院休学,18岁考入伯克利音乐学院,这些看上去“离经叛道”的选择,曾一度引起社会热议。

但她心里很清楚,离开柯蒂斯音乐学院,并不意味着放弃大提琴。

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里,欧阳娜娜都会抽出时间练习大提琴:忙碌的时候,就花10分钟练习一下音阶;空闲的时候,一口气练上三四个小时也不觉得累,“拉琴是一辈子的事,但不是唯一的事”。

而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在欧阳娜娜的眼中,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面。

在伯克利音乐学院学习的日子里,具有先锋精神的导师麦克·布洛克的教导让她明白:原来大提琴不只可以乖乖坐在凳子上拉,也可以站着演奏,一边拉琴一边唱歌,两者并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

在学校演出时,学生们还会用双大提琴合奏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勇敢地探索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的边界。

以前学习古典音乐的时候,欧阳娜娜往往会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渐渐地,她开始尝试在流行音乐中表达自己的情感——《藏》就是她写出来的第一首歌。

2021年,欧阳娜娜发行了第一张流行音乐专辑《NANA 藏》。

“18岁到伯克利念书后,我开始试着用音乐抒发自己的情感。《NANA 藏》未必是一张成熟的专辑,但它记录了我从18岁到21岁创作的音乐,每一首歌都承载了我在当下想要表达的内容,包括感情观、人生观,以及对时间的思考。”

在同年举办的跨界艺术展《211042 藏》中,欧阳娜娜第一次向大众展示了自己的创作历程: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她从4岁到21岁创作的画和贴画,也可以看到摆着3只杯子、还原工作室的studio,还能看到一间画满涂鸦、被她视为小树洞的浴室——

第二天没有工作的时候,她会一个人在浴室练习吉他,等到练完再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整个展览以音乐为主轴,从展厅的分布到壁纸的绘制,都是由欧阳娜娜亲自参与完成的。她试着通过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思考、向大家传递自己的情感,让它变成可以“看得到、感受得到、摸得到”的音乐。

探访人欧阳娜娜

2021年,欧阳娜娜参加了一档名为《奇遇·人间角落》的纪实类综艺秀,在节目中作为一个“故事探访人”,去体验不同人物的职业和生活。

节目播出后,她给总导演赵琦发送了一条微信:“这个节目改变了我的一生。”

放在以前,欧阳娜娜是一个会逼着自己往前走、把行程安排得特别满的人——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在某种程度上一直是她的安全感来源。但参加完节目之后,她开始有了不同的感悟:

“如果一直盲目地接收、输出各种东西,而不停下来想想自己到底要什么的话,就会变得像个不停运转的机器人一样。

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学会放慢脚步,偶尔看看周遭的世界,去感受一下不同的人和事,听听别人对于人生是怎么做选择的。”

在《奇遇·人间角落》中,她第一次骑着电动车,奔波在广西南宁的大街小巷,和职业跑腿员一起完成客户下单的任务——从相对简单的清洗空调、领取快递,到帮客户带孩子、布置求婚现场,深入了解社会中最常见的群体;

她第一次走进位于成都的“天堂事务所”,跟着宠物殡葬师一起上门接收小动物的遗体,帮他们入殓、举办仪式、火化、归还骨灰,用一场认真的告别仪式,让逝者保有尊严、让生者不留遗憾。

这些特别的经历,让欧阳娜娜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也让她更加感恩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不论是在工作还是在生活中,我都是一个获得了很多爱的人。如果角色互换,让别人来成为我的‘故事探访人’,我会希望他们能感受到身边的人对我的呵护和爱。”

在四川理塘,一个名为“路遥星空”的客栈里,她认识了赖敏和丁一舟夫妇。

一开始面对这个选题,欧阳娜娜曾经萌生过退意——赖敏患有先天性企鹅病(遗传性小脑性共济失调),而丁一舟毅然决然带着她在全国各地旅行、在祖国地图上画了一颗心的爱情故事,让她不知道该以怎么样的态度去面对:

“说实话,我的生活中很少会遇到像赖敏一样的人,我担心以我的人生阅历,不足以面对他们的故事。

“我不知道该以什么认知去面对他们的爱情,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照顾一位患者,害怕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个动作,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困扰。”

但几天的相处下来,欧阳娜娜发现,赖敏反而是最让人放心的一个人。她不需要别人对她格外特殊照顾,并且愿意主动对其他人敞开内心,“比任何人都强大”。

临走时,赖敏送了欧阳娜娜一本《一个人的朝圣》。

重新养成阅读的习惯——这是欧阳娜娜参加完节目后,最大的改变之一。

对读书的爱好,不是没有过:小时候,欧阳娜娜在家里练琴之余,经常会躲到厕所里看《小妇人》、看马友友的自传,甚至导致那段时间家人都以为她在便秘。

但作为一名00后,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欧阳娜娜就开始接触平板、手机等电子产品——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让大部分知识资讯通过电子屏幕就唾手可得。

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却也让人们渐渐忽略掉在另一个精神世界里,书本能为自己带来的不同启发和感受。

“像我妈妈那个年代的经历,比如上课的时候偷看课外书,或是半夜不睡觉、躲在被窝里看书被外婆骂,这些东西我是没有经历过的。”

现在受到导演和赖敏的影响,欧阳娜娜重新找回了当初沉浸在书本中的感觉。她的目标是,在未来少看一点手机,多花一点时间看书:

“人还是要多读书——这个书不一定要很深奥,你可以挑喜欢的小说,或是感兴趣的作者开始看起,一点点养成阅读的习惯。”

年轻人欧阳娜娜

如果看过欧阳娜娜的vlog,你就会发现她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敢于尝试新事物、表达自己的态度、分享自己的生活——

在vlog中,欧阳娜娜凭借极具个人特色的穿搭风格,成为不少人眼中的潮流风向标;她是迪士尼的忠实粉丝,不仅悄咪咪地入手了玲娜贝儿的周边,还能对达菲家族和它的朋友们如数家珍……

她没有标榜自己是年轻人眼中的行业标杆,而是把同龄人当作朋友一样,真诚地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

“每次发完vlog,大家都会从不同角度去评论他们的感受,我也喜欢通过这样的方式与大家交流,有时还会一起探索好玩的一些主题”。

2021年,欧阳娜娜也尝试了很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人生中第一次剪短发、第一次租单人公寓、第一次举办艺术展,都是在这一年里完成的。

这一年,她还收获了不少新朋友,并默默学习她们身上的闪光点——

在《潮流合伙人》中,欧阳娜娜认识了刘雨昕,看到她在音乐和舞蹈上的钻研精神;

在《奇遇·人间角落》中,欧阳娜娜认识了任敏,两个人一起探索表演的方式。她在节目中毫不避讳地喊出那句 “妈已经走10年了”,坦然接受自己存在的不足,努力寻找进步的空间。

2021年,欧阳娜娜也有一些遗憾。

因为疫情和工作的原因,她已经很多年没能陪家人一起过年了。

对欧阳娜娜来说,她和父母的相处模式,是像朋友一般的存在。她还记得小时候和爸爸斗智斗勇的互动环节——

有一段时间,因为崇拜周杰伦,欧阳娜娜就把他的相片放在书包的透明夹层里。爸爸看到之后,默默找出自己的相片,压在周杰伦的相片上,第二天欧阳娜娜再把相片抽出来,两人乐此不疲地重复着这种“游击战”。

但类似这种朋友般的互动机会,正在变得越来越少。欧阳娜娜上一次回家见到爸爸,已经是2020年初的事情了。

在《奇遇·人间角落》的一期节目中,欧阳娜娜在放飞的空中小屋上,写下了舅妈的名字。

在拍摄节目的两周前,欧阳娜娜的舅妈去世了,但由于工作和疫情的原因,她没能及时赶回家参加葬礼:

“以前我觉得离开家去打拼没什么问题,但现在就会开始觉得要多花时间陪陪家人。因为时间就这么多,当你选择把时间奉献给事业,面临的问题就是没办法陪伴他们。”

“家人其实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他们也知道你在为自己的人生努力,但我这段时间就会有更多的感触,而这种感触和小时候出国念书的那种想家是不一样的。现在会有意识地说要主动去照顾父母,觉得有些工作也是可以等一等的。”

不过,欧阳娜娜也不会让自己一直沉浸在遗憾的情绪当中。平日里,她总是能捕捉到生活的温暖之处:

2021年,因为在北京参加春晚表演,欧阳娜娜来不及回家,她就在朋友家里过年,和叔叔阿姨一起包水饺,“虽然没法回家很遗憾,但叔叔阿姨也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蹭’别人家的年过,也有另一种温暖”。

大多数时候,她也很珍惜每次与家人相聚的机会——2021年,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联合刘香成、周迅共同发起的“人参果”摄影项目中,欧阳娜娜便举起手中的相机,记录下妈妈当时的模样,也让摄影成为记录亲情的另一种纽带。

平时,她每天都会与家人通话,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而爸爸总会关心她吃得好不好、睡得够不够,关心她的健康状况。

欧阳娜娜一直提醒自己,不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要抱着一颗感恩的心,做一个容易知足的人,“当一个人容易满足的时候,就不会觉得生活中有太多的遗憾”。

2021年的欧阳娜娜,一直在不断学习和成长:

她在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之间持续寻找微妙的平衡点,也第一次在体验不同职业的过程中,学会放慢脚步、重新审视自我,并且进一步调整了亲情与事业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更加感恩自己拥有的一切。

在她身上,我们能看出年轻人敢于尝试、热爱生活的青春力量,因而相信她能够这样成长下去,不为自己设限、不断提升自我,持续向社会输出美好的作品。

在《NANA 藏》里,欧阳娜娜引用了英国诗人约翰·济慈(John Keats)的一句诗:“Fresh flowers will grow, and many glories of immortal stamp.”

她相信,在未来,世界上的鲜花会相继盛开,美好的事情也会接踵而至。

(文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