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欧阳娜娜这次可犯众怒了

2023-05-11 01:21:25 689

摘要:来源:小风小浪原创出品作者 | 孙小南欧阳娜娜最近大范围翻了下车。预热许久的个人同名品牌“nabi”终于开张营业。然而上线当天,就由于定价夸张和缺乏设计感,惊起嘲声一片。目前全平台的评论区都已沦陷,包括粉丝最能控评的微博:乐子人选择打不过就...

来源:小风小浪原创出品

作者 | 孙小南

欧阳娜娜最近大范围翻了下车。

预热许久的个人同名品牌“nabi”终于开张营业。

然而上线当天,就由于定价夸张和缺乏设计感,惊起嘲声一片。

目前全平台的评论区都已沦陷,包括粉丝最能控评的微博:

乐子人选择打不过就加入,活学活用,举一反三。

耳机、暖气管子、甚至白米饭……只要贴上nabi牌,就原地进化为高档货。

还有互联网好心人,免费给欧阳娜娜想广告词:

两双白袜子168,不是贵,而是穿了就能竞走十年。

问题来了,全网群嘲的nabi牌,到底有多贵?

就拿浴袍和睡衣来说,外观平平无奇,988的标价令人倒吸冷气。

起初还标注着“满999元包邮”,刚看了眼,已经取消了。

还有148元的白眼罩,388元的白围巾,458元的白裤子……

欧阳娜娜的官方店铺显示已经有6件单品售罄,只是库存未知,销量不显示。

具体行情好坏不确定,但口碑这块儿,目前来看无疑是砸穿了。

连护犊子的粉丝都开始抱怨:姐,你太看得起我们的钱包了。

欧阳娜娜曾在她的vlog里亲口讲述自己的创业史。

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其中坎坷不断。

从联系设计师,到确定品牌方向、logo,接着反复打板……前前后后花费了三年时间。

当然也包括“找到最舒服的面料”。

后来我们知道了,“最舒服的面料”指聚酯纤维,一种造价低廉的人工化纤。

聚酯纤维固然有优点,比如不易起球和耐造。

但同时它也不吸汗和不透气,这和欧阳娜娜所说的“舒适”大相径庭。

设计上“一次一次打板”,然而最终呈现在路人面前的,仿佛就是贴个牌子的事情。

白卫衣除了袖口处看不太出来的logo外,外观和基础款别无两样。

欧阳娜娜这次的围巾,还被发现和H&M有些相似。

三年牵线搭桥,反复设计打板,结果成品出人意料地拉垮。

上一位口头上操作猛如虎的明星,还得是张翰。

前有张翰苦心孤诣十年打磨《东八》,后有娜娜呕心沥血三年设计“nabi”。

开个玩笑,欧阳娜娜当然不是和张翰合作卖衣服。

而是走出内娱,对标国际,找到了和贾斯汀·比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Stick Stack团队。

nabi公众号显示账号属于“上海娜比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这家公司的法人和执行董事,同时也在上海新升达公司担任同等职务。

而新升达背后的全资股东,正是Stick Stack。

Stick Stack的主要业务就是运营和孵化潮牌,尤其是和明星合作,把海外艺人的品牌引进来,以及把内娱艺人的品牌推出去。

节选自《专访|方添明 :紧抓中国潮流的创业之路》

一年前,欧阳娜娜的ins上就出现她和Stick Stack团队连线的内容。

转发她快拍的dgrosss,就是创始人之一兼COO。

初创团队中还有贾斯汀·比伯的经纪人Scooter Braun,所以比伯的个人品牌drew house,也是这家公司在代理运营。

Drew house已经是比较成功的明星潮牌了,欧阳娜娜不止一次穿过他家的衣服,这个黄色笑脸就是品牌的经典logo。

不过Stick Stack的官网上,并没有欧阳娜娜的身影。

官方ins同样,反倒出现了欧美歌手A妹,韩国歌手CL,以及不少和贾斯汀·比伯相关的人。

一个猜测,Stick Stack同时代理drew house和nabi,但用的并非同一套团队。

除了对外合作,欧阳娜娜自己也在积极宣传。

前不久的《143》单曲MV里,388元的白兔子就提前出镜。

拍写真,拍视频,在微博、小红书、抖音、ins等全平台同步预热。

有意思的是,当时的评论区前排清一色的:宝宝,记得便宜点哦。

千叮咛万嘱咐,话说得够直白,等到看到实物价格后,还是两眼抹黑。

服装一向是明星创业的热门赛道,背后原因不难理解。

有钱有名气,做生意自带流量,从起跑线上就领先同行一大截。

光是宣传推广,就能省不少钱。

2010年谢娜自创服装品牌“欢型”,开店预告的转发次数超过10万,当时微博数据尚未水漫金山。

欢型淘宝店开店当日,就创下了成交额六位数,店铺收藏破万的好成绩。

可以说,明星由于自带粉丝,创业起步时,不用过于担心没有销路。

黄明昊在综艺《看我的生活》里展示过自己搞潮牌的过程。

团队给出轻奢的品牌定位,目标消费人群就瞄准了粉丝。

说法是:以偶像的生活艺术为灵感,追随式购物体验。

翻译一下,定价可以高一点,反正有粉丝买单。

黄明昊当场否决,表示这个想法太狭隘,他做牌子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实的自己,从而产生情感共鸣。

还斩钉截铁地说,目的不是赚钱,而是做真正的国潮品牌。

说是这么说的,最终还是选择千元档的定价。

他的品牌在两年前关停包括淘宝和天猫在内的线上店铺,还搞了一波清仓大甩卖。

千元以上的大衣如今只要二三百,之前花了近万块,现在只用几千就能买全店,再深情的粉丝也嫌肉疼。

向佐曾在郭碧婷怀头胎时,激动官宣自己要成立个人品牌,“为了欢迎小朋友的到来”,同时也是在实现他自己的梦想。

结果自称的亲自手绘设计,被扒出神似16年外国街头艺术家的作品。

左图是16年外国艺术家的作品,右图是20年向佐的手绘

最终他悄悄删除了这条微博,营业倒是照常营业,只是销量惨淡,如今淘宝上已经查不到这家店了。

可见明星搞服装,虽然起步容易许多,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做成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谢娜的欢型尽管首日红火,但仅仅两个月过后,她就跟媒体吐槽:做生意压力大,本都没回来。

根据三湘都市报的报道,谢娜网店销量最好的是28元时尚贴纸套装,然而也就350件,188元的商品平均销量不到一百件。

营业不到一年,欢型的淘宝官方旗舰店就以“一些特殊原因”,宣布停业。

其实明星搞品牌,或多或少都会有溢价严重,质量跟不上的争议。

谢娜卖158元的帽子,不仅被嫌贵,还被吐槽难看。

权志龙的潮牌PEACEMINUSONE,一件卫衣2184元。

更夸张的是这个夹子,看脸跟打工人工位上的文件夹别无二致,价格折合成人民币超出了200元。

当然,溢价不能成为否认明星品牌的绝对理由,只要不违法,明星定价高或低,都是他们的自由。

但也无法否认,明星卖得贵的不在少数,却很少像欧阳娜娜这次全网嘲。

或许因为当前经济环境要求人们越发精打细算,就连粉丝都逐渐不愿为明星溢价买单了。

欧阳娜娜之前说自己做睡衣品牌,是想把自己的幸福分享给大家。

很明显,这种讲故事的营销套路,假大空的概念,并不足以打动大多数消费者。

在封面新闻的采访中,时尚评论家王小灿表示:品牌方首先要解决功能需求(先是可以入市的商品),再来解决精神需要(品牌文化溢价)。

换句话说,就算有名气,也经不起瞎折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